苍山尘远  

【古风双花】采花

  • 古风武侠设定

  • 并不是BE

  • 人物属于虫爹,他们属于彼此,OOC属于我

  • 此篇之前发过一部分,现已修改,并合并发布

  • 还有两更完结

献给基友 @www 

以下正文:

又是一年清明。

   孙哲平骑驴上山,那蠢驴停在山腰不肯动,孙哲平翻身下驴,依稀有当年从高头大马上一跃而下的气势。他准确拔开一丛杂草,露出一小块打磨粗糙的石碑。

   石碑上有浅浅刻痕,杂乱荒芜,旁逸斜出,勉强可以看出“张二狗”三字,旁边是一个呲牙咧嘴的张狂小人。

   他抬起裹着雪白纱...

【喻王喻】择日疯01

食用须知:1、本文为喻王喻无差互攻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、本文设定为哨兵向导设定和ABO设定共存【此处高亮请注意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、王杰希为Alpha向导,喻文州为Omega哨兵
  ...

【黄周】狩猎游戏02

http://cangshanchenyuan.lofter.com/post/1e6d342e_10dec8d7
前文链接

周泽楷正在手不能停地批阅文件,忽然听见一声闷响穿过木质门板钻入他的耳朵。
周泽楷折扇木门也算联盟一景了,如他今联盟任何一道门都是性能优越的金属门或玻璃门,唯独周泽楷的办公室是一扇木门,听说是周泽楷强烈要求的 个中缘由却无人知晓,只当是周泽楷的癖好。
周泽楷正准备应答。窗外阳光很好,在玻璃上反射出绚丽的光彩,但此时这光芒显然吸引不了周泽楷的注意。他的腹部传来一阵钝痛,层层深入,像是要把他片片剥开。
他额上的汗珠滚落,洗刷掉他健康的面色,呈现出狰狞的惨白。
他却习惯地从内兜掏出一瓶...

【黄周ABO】狩猎游戏01

食用须知:1 我流ABO,黄少天周泽楷双O设定,注意避雷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 文不对题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 人物属于虫爹,OOC属于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  四川的朋友请注意安全。
  祈祷

【长评表白】写给季风

       《季风》算是我看的第一篇瑞金连载。我看凹凸大概是半路出家。基友安利给我之后,我萌上了瑞金,但不算了解得很深入,只看过一些小段子,一直处于没怎么看文的状态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我发现了关注好久的楚秋阁大大开始写瑞金文,就开始补文了。之后也从楚秋阁大大那里知道了很多凹凸圈出色的文手画手。
接下来该切入主题了,谈谈季风这篇文章,我不喜欢剖析别人的文章,谈谈感想吧。
我之前有段时间一度沉迷大开大合的感情纠葛,那是像酒燃烧一样的炽热。而季风这篇文,这篇文中的金和格瑞...

王杰希

〔王肖〕水晶宫还是水晶棺01

食用须知:⒈cp为王肖,不逆不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⒉未来科幻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⒊年下,王杰希比肖时钦小八岁

雷者慎入,以下正文:...


〔All喻〕〔江喻〕无喻则刚——如鱼得水01

食用须知:⒈还是那个熟悉的all喻系列,这次好像是个邪教CP

2.伪原著背景,有私设

⒊直男喻有女友,不过放心不会出现强行掰弯、强行分手这类情节

⒋人物属于虫爹,OOC属于我,接受建议,不接受谩骂

若能接受,以下正文:

      江波涛之所以叫江波涛,是因为他五行缺水,这后来也被联盟神算王杰希证实。同时王杰希还说,蓝雨喻队也五行缺水。所以江波涛加喻文州,就是干柴烈火。

      江波涛是一个水一样的男子,轮回全队都这么认为。温柔体贴,周到细致。...


祝王杰希十八岁生日快乐!
一个画渣自我放飞。因为是十八岁,所以一张图里面有十八加一个(十八岁有两个画面)画面。分别是我王十八年来的不同状貌。p2那张是我在政治笔记本上画的(其实那个笔记本背面我也画了人)P 1有些画面太小了,我又画得不清楚,就解释一下。时间线可能有bug,见谅。
  那个数字是来表示岁数的。
  两岁那张火柴人是指学走路。
  五岁那张是指换牙。
  六岁上小学。
  七岁入少先队。
  八岁树下量身高。
  九岁上台演讲。
  十岁和人打架。
  十一岁打篮球。
  十二岁小学毕业。
  十...

〔向导哨兵〕〔周喻〕所向01

食用须知:1、本文为向导周和哨兵喻的设定,cp为周喻,雷者勿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、设定可能与正统哨兵向导设定不同;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、文笔有限,若ooc严重欢迎指正(只要言之有理,没有谩骂即可);

以下正文:...

〔ALL喻]〔王喻〕无喻则刚·不留02

 
      古风武侠,废话少说,上正文:

       自喻文州接了任务来京城,就半个月没有下雨,任务也毫无进展。今儿个好不容易暴雨倾盆,任务也有了头绪,喻文州却躺在竹林里,浑身染血,连动根手指调息内力都做不到,好死不死的,雨水又刺得伤口生疼,他不会就凉透了,眼皮也颓然耷拉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后来他模糊失去意识,一醒来还以为自己到了极乐世界。

   ...

【All喻】【王喻】无喻则刚·不留01

  古风武侠,不废话上正文:

       这荣耀朝,现今最厉害的中医,就是一喻姓大夫。喻大夫身材削瘦,从面容上看不过弱冠之龄。可一手医术却是许多人古稀了都求不来的。按理说,厉害的人,尤其是喻大夫这等会一手独门绝技的人,脾性都孤傲桀驯。有个别神医,还立了个牌坊在医馆口,一定是什么:“我有几类人不救,美人、好人等等,只救有缘人”;还有些许呢,一定找个清僻的山各隐居了,神龙不见尾,还特意留下个讯息,又让别人去找他。总之,都特立独行,潇洒得很。只是这喻先生是不同的,什么人都救,江湖朝堂各色人等都在他这里不得不吃苦;什么病都治,不...

【ALL 喻】【肖喻】无喻则刚·钢铁之心01

  寒假搞事系列,因为好像身边的小伙伴都站了喻队攻,所以准备写一个ALL 喻的系列。大标题是无喻则刚,钢铁之心是肖喻的副标题。本篇应是伪蒸汽朋克设定。
  人物或有OOC ,请见谅
  如若接受以上声明,以下正文:
肖时钦靠着柜台擦拭着一副眼镜。肖时钦全身衣饰都干净整洁,唯独与这眼镜格格不入。这副眼睛旧得很,一面镜片已经破损,几道裂痕蜿蜿蜒蜒,蒙着污垢,硬生生挤入肖时钦的眼帘。他突然失了擦下去的动力,只是双手盲目动作,渐渐觉得自己的镜片上也蒙上了雾气。
  罢了。
  门铃突然想起,那机械小鸟脆生生长鸣“欢迎光临”,从房梁上飞下来乱窜。他头也不抬,只当是...

祈福

  这就是一条用来祈求元调考好的祈愿。然后我发现自己已经有59个粉了,顿时开心地炸成烟花,然后愧疚地发现,自己好久没更文了,所以我在此承诺,元调考完就把之前所有连载捡起来。
  在此主要是感谢那些愿意关注我这个懒癌、小透明垃圾写手的小天使,祝福所有要期末的小伙伴取得好成绩!

【奥尤】妖精与英雄04

  “所以,你是‘志愿者’,杀了一个对手后晕在这啦?“尤里抱臂倚在身后一棵白桦树上。

  奥塔别克坐在靠近火堆的地方,搓着手掌,默默点头。奥塔别克低垂着头,不让尤里看到他的神情。然后周围一片沉寂。

  奥塔别克刚醒的时候,以为自己已经升天了,毕竟在这里度过的三年里,他一直抱着今天死,今天死不了,明天也一定会死的坚毅决心。更何况,眼前还有一张天使般的面孔。那个有时在他梦中出现的少年就在他面前,还喘着气。他一时有些恍惚,放在雪地上的手也开始升温。

  然后尤里一只脚蹬在石块...

【奥尤】妖精与英雄

  前两章剧情太慢了,这一章开快车好了,此章可能微维尤吧......

  以下正文:

  尤里站在会议室中央,一言不发,头发整齐扎起,面色阴郁。

  ”都是废物吗?他一个受伤的废物,你们找不着?“他拂袖而去。而会议室里的各色人等只觉得通体舒畅,以前这祖宗若有什么不满,都一副要替敌军把这里拆了的气魄。

  果然还是伤心吧。

  一个月以前,尤里的哥哥,帝国第一冰武者,维克多叛逃,其间身中数箭,自此不知所踪。


  尤里一个侧身,顺利避过了前来"...

【奥尤】妖精与英雄02

  奥塔别克赤裸着上身,用衣服的残躯擦拭着一把匕首,很快布条就沾满了血污。他徒手刨了一个大坑,将布条埋进去,又往密林深处走了几步,拖出迤逦血痕,然后小心翼翼地沿着脚印后退,最终让冰冷湖水浸没到他的双膝,他这才感觉到一丝清爽。他仔细端详那把匕首,将它搁在唇边轻吻,最后别进腰间。

  那实在是一柄质地很差的匕首,不锋利,不华丽。但奥塔别克就是一直坚持使用这把刀,甚至在自己的体面都保有不了的情况下,都要将这匕首擦到一尘不染。他曾有无数机会得到更好的长剑或弯弓,但他从来不拿。

  他这样做的原因只有一个。

  那刀柄...

妖精与英雄[奥尤]

 看了新一集后的产物。伪童话设定

  OOC属于我,求轻喷。

  以下正文:

  在英雄还不是英雄的时候,妖精就已是妖精。

  奥塔别克走在队伍的最末端,沉入那黑色森冷堡垒中。天是最洁净的蓝色,阳光像邻村姑娘柔软的淡金发丝,然而在这难得美景下,他却要走向不知结局的荆棘道路。他看到那尖尖塔顶上立着一个渺小身影:少年的头发披散下来,瘦弱轻薄的身躯上裹着丝线制的贴身制服,站在阴沉铁塔上,像轻盈的飞鸟。最后那少年毫无征兆地踏着生着尖刺鳞甲的屋顶,一个俯冲下来,从腿侧抽出了一柄软剑,一时间周身像生出无数丝线,牵住他往...

君恩深05

  好久没更了,希望小伙伴还记得前面剧情,不过不记得实际上也没有问题,因为每一章换一个视角嘛,本章苏严、仲堃仪和小葱出没。

  仲堃仪同往日一样地踏进学宫,却察觉到空气中涌动着不安浮躁的气息。他走进房室,看见前排座位空荡荡的,那正是苏严的位置。

  他一愣,苏严向来骄横,于学却愿下苦功,往往早到学堂研习,风霜无阻。他便问同窗:“阁下可知,苏师兄怎么了?”

  “仲堃仪,这你就不知道了吧,苏师兄已是放弃金榜题名,直奔天枢王的洞房花烛了。”

  “天枢王,我怎的不知有这个王,是五皇子孟章吗?...

(记梗)[钤光]如果颓的是公孙

  占tag致歉。

如果颓的是公孙。又名陵光颓,陵光颓,陵光颓完公孙颓

君恩深的大纲和存稿放学校里了,可能要耽误一阵。所以我又开始不务正业了。此篇纯钤光,钤离友情向,公孙钤假死设定,陵光称帝。公孙大人回天璇后,就颓了。这一篇应是短篇,已经写了一半了,但今天可能没时间发了。如果撞梗,请告知。

  题外话,君恩深上一篇有一些地方没有交代清楚,因为并不知道能不能早日更君恩深的下一章,所以在这里说下,如果有人一直关注我这种垃圾作者和我写的垃圾文章的话

  印之是公孙的字,因为我取名废,当我知道钤有印章的意思时,就取了这个作字。...


君恩深04

  此篇钤光粮很足,公孙鸽鸽马上就要成为陵光王的男人了,撒花。微离光,不过不影响钤光。抱歉最近很久没有更新,因为前几天期中考试,昨天又去看奇异博士了。不过我最近码了很多存稿。

  以下正文:

  公孙钤归到家中,那“一代儒圣”的匾还挂立中央,周围景致却大不一样,他不禁悲从中来,却听见琅琅读书声,便推门进去,立在树下,看一群长着小虎牙的稚子,拖着音,摇着头念“之乎者也”,他忆起往昔弟子满堂的场景,他望向讲台上那个挺立身躯,全白的头发完全不衬那老者脸上的微笑,那便是他外祖,公孙大儒公孙熙。

  书念完了,孩子们都...

君恩深03

  此篇最后有蹇齐蹇,半句话执离、离光离。因为lo主的恶趣味,把太傅改年青了

  废话不多说,直接上文。


   是夜,天权侯府。

   执明刚一进门,就看见了太傅板着脸站在那。他那夫子,如今不过四十出头,愣是活成了老学究的气质。

 “王上可有什么要说的,是又去城东打猎了,还是到西市听小曲了?”太傅训他。

 “非也,本王此行寻了一位妙人。”执明背着手走进书房。

 “我以为那慕容家的就已经够妙的了。殿下知不知道今日陛下于朝堂之上又数落您了。”...


君恩深02

  上完课之后码字。此章没放小哭包出来,我的错。此篇微执明×公孙钤


  今日帝京总算停了雪,天色却蒙了一层铅灰,包围着宫城,大有风雨欲来之势。公孙钤于京郊一简陋茶棚落座,本想叫壶喝惯了的碧螺春,思忖片刻还是让小二随便看杯茶,就着吃粗砺的干粮。突然听见一阵马嘶。登时尘土飞扬,搅了公孙钤纷乱的思绪。那马一眼便可辨出来是匹宝驹,只是未经驯服。那马于茶棚前堪堪定住,一紫色身影翻身下马,准确来讲,是被马摔下来的,这等尴尬之举由那人来做,非但没丢丑,还平白有一丝行云流水的潇洒不羁。公孙钤暗道,这便是气度吧。然而一切美好遐想,...

君恩深01(每人头上绿油油)

  放飞自我之每个人头顶一点绿系列。CP和关系都很乱,有邪教。除了双白不拆以外(因为我拆不动),其余人都有几种可能,如果非要说比较侧重的CP的话,应是钤光,仲孟。CP洁癖的朋友可以停下了。

  本文政斗宫斗设定,故每个人都有黑化。且有部分原创人物。公孙和仲堃仪都是攻,但还是王妃。本文设定这个世界有女子,但男子也可繁衍后代。但这并不是生子文,保证不会有生子情节,而比较像女儿国那样,须向天官署请求,然后上天便会赐予儿女。

  人物属于刺客列传,OOC属于我。尽量让主角性格不崩坏,但部分配角,比如苏严等性格会有变化。我文笔较差,如有不妥...

凤凰游【东方玄幻】

  第二发。
  上篇有些事忘了说。
  中间饮引用了一句楚辞,是屈原写给怀王的,叫思美人。
大致意思是:想托浮云传情达意,遇到云神不讲情面。想托归鸟送去锦书,它飞得很难胜任。
  虽然原句不是那个意思,但我在那里用意思大概是,公孙大人不知道怎么表达情意,就刻了字。刚好浮云归鸟又和神话背景相符。
  我其实对古诗词知道不多(这句也是偶然看到),请对此颇有研究的小伙伴轻喷。
  然后因为设定,把陵光的自称改成了本座。

以下正文。

  陵光用了膳之后就缓步来了凤凰台。
  凤凰台如今正在修葺,那些梁柱、扶梯都又有了辉煌模样,连那...

凤凰游【东方玄幻】【钤光】

  刚考完月考,周末放飞自我。

  OOC属于我

  上下两发完

四方朱雀神君陵光,历焚心劫

 凤凰台上凤凰游,凤去台空江自流。

  如今在天璇王都近郊,有一座耸入云霄的虔山,依山有一高台,名为凤凰台。此台建制古朴,檐角台阶多有损毁,但那廊柱扶栏无不彰显其往日辉煌。站在台上向远眺望,能看见雾霭沉沉的震江。震江曲折,如同拱卫此台。然而最为出名的是台中一块碑。
  上面刻着一只凤凰,栩栩如生。凤凰流着眼泪。无人知晓这是谁人手笔。最厉害的书画家都自愧不如。
  于是,有人说,...

道不同却相谋01

  新人渣渣发文,这篇之前更了一点,后来原先的号不见了,新开一个号,之前的存稿又不见了,干脆重开。

  本文主钤堃,钤光过去式,其余CP自由心证。公孙钤假死,仲堃仪投靠天璇,陵光振作。小齐被他爹所救,扶立了与煎饼血缘最近的正太当天玑君主。这是大概设定,其余的先留点悬念(就你自己那水平还留悬念)

  应该无大虐,中长篇。

角色属于他们,OOC属于我。

以上,如果你并不那么嫌弃,可以继续。

 
  仲堃仪受了箭伤,稍一活动便伤筋动骨,他只好日日坐在帐里看如山战报。
  他今日情况好些,烧也退了,就坐起来擦剑。他那剑一贯的削铁如泥,...

【一八】求佛02

  那天人来得很齐,连越发少出门的二爷都上了席,还给他们看新集的头面。狗五一边抱着狗一边牵着解九的儿子,霍仙姑娉娉婷婷,老六没来,送了一坛酒,半截李坐在陈皮旁,怕是商量什么阴毒法子。他自己落座,望向张启山。张启山还是淡淡的,挂着浅浅的笑低抿杯中酒,摇曳的灯光柔和了张启山的面容,也映着他长长的睫毛投下晕影,低头不知想些什么。齐铁嘴却知道,他是真的开心,终于可以和故人一起,把什么国家大义、爱恨情仇搁一边,只把盏言欢。他好似终于发现齐铁嘴的目光,抬眼对上,他俩就隔着大半个席面目光交融,互相举杯。
  今日齐铁嘴特意嘱咐过厨房,做一样特殊的菜。张启山是东北人,虽在长沙久居多年,但到底...

【一八】求佛01

  “求求佛爷了,您可千万别去那,那万分凶险,请您别去了,叫手下去吧,九门他人都求佛爷平安。"
  “求求佛爷了,此行皆是他人阴谋,不要羊入虎口,我代长沙老百姓求佛爷。"
  “那你呢,老八,你自己有什么求我的?"
  “我求佛爷啊,上天入地,无人可阻;笑看春秋,一时无虞;夙愿得成,如你所愿,无牵亦无挂。"
  “这我可不能保证。"
  “我是算命的,这是板上钉钉的事,如果实在不行,我也只能求佛祖保佑。"
  齐八爷不信神佛,不信天命,可他此时却跪在蒲团上求佛,还是个算命先生。...

©苍山尘远 Powered by LOFTER